惠誉指恒大造车提升杠杆,夏海钧称靠拿汽车配套用地覆盖亏损

9月24日,评级机构将中国恒大(03333.HK)及其子公司恒大地产集团有限公司评级展望从“正面”下调至“稳定”。

惠誉在报告中认为,中国恒大削减债务的能力将会减弱,原因包括销售持平、非房地产业务支出增加以及对短期债务的依赖增加等。

由于两家公司业务联系紧密,惠誉的评级方法与其母公司和子公司的评级标准相一致。两家公司的高级无抵押评级存在差异,反映出中国恒大的债权人与恒大地产债权人的从属关系进一步加深。恒大地产背负着的大部分债务,同时产出利润也占集团利润的一大部分。

惠誉称,中国恒大展现出其应付款增加,同时并没有去杠杆化趋势。

具体来看,中国恒大的杠杆率在剔除外部担保因素后,从2018年的44%降至今年上半年的41%。但杠杆率下降的原因主要是由于应付账款从2018年的4240亿元增加到4950亿元导致的。惠誉预计,2019年至2020年,中国恒大的杠杆率将再次升至42%-43%,主要是由于土地储备扩张以及对电动车业务的投资。目前,中国恒大的电动车业务并无相关运营记录。在合同销售放缓和房地产业放缓的背景下,中国恒大正在为收购工厂周围的住宅和商业用地支付额外的地价。

恒大集团总裁夏海钧在2019年投资者场的业绩会上曾表示,恒大造车会建模型和政府讲支持条件。比如拿地,会和政府谈要汽车建设配套的生活用地,让土地项目产生的销售收入和盈利覆盖掉造车亏损。夏海钧称,拿到大规模的土地配套支持来覆盖汽车亏损是恒大在汽车产业的盈利模型也是核心竞争力。另外,夏海钧表示,恒大还可以推行买楼送车,将车的费用计入房价。

惠誉预计中国恒大2019年合同销售额将与2018年的5510亿元(2019年上半年为2810亿元)持平,不能达到其6000亿元的销售目标。惠誉认为,恒大的商业模式暗示其营运现金流应该会随着增长放缓而上升。但情况可能并非如此,惠誉预计中国恒大将在土地收购和电动汽车资本支出方面变得更为激进,从而导致运营现金流走弱。

按照夏海钧此前在业绩会上的说法,恒大每年拿出100亿元至200亿元支持新能源汽车产业。对于6000亿元的销售目标,夏海钧表示,如果6000亿元达不到,调整销售价格也要实现,宁可牺牲利润也要达到目标。

另外,截至6月30日,中国恒大短期债务占总债务的比例为46%,仍高于同行。恒大表示将致力于发行长期债券,但这可能需要时间,因为其短期贷款的很大一部分是建筑贷款。

posted on 2019-09-25  作者:admin  阅读量:

栏目导航

Powered by 原油投资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